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 萬誠普法
萬誠普法
聯係方式 CONTACT WONT

傳真:023-62388801

電話:400-685-5868

手機:15902388495

地址:重慶市渝中區解放碑半島國際21樓

郵編:400015

Email:wanchenglawyer@163.com


萬誠賭博送體驗金事務所

掃一掃 訪問手機站

公眾號二維碼

組織販賣人體器官罪

《刑法修正案(八)》第三十七規定了組織販賣人體器官罪。

組織販賣人體器官罪的司法認定

1、“組織”、“出賣”的內涵及範疇。《刑法修正案(八)》第三十七條關於組織販賣人體器官罪的罪狀這樣描述:“組織他人出賣人體器官的”,其屬於簡單罪狀。本罪名為行為犯,不以損害結果的發生為既遂標準。正確理解“組織”關係到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的具體認定。所謂“組織”是指行為人實施領導、策劃、控製他人進行其所指定的行為活動。因此對“組織”做廣義理解的同時需要把握此罪與故意傷害罪的轉化問題。對於“出賣”應做廣義理解。組織者往往以給器官捐獻者支付報酬為誘餌,拉攏他人進行器官的出賣。這種出賣行為應當是基於受害人本人的同意,即受害人能夠意識到其行為是出賣器官,並且能夠認識到出賣器官對身體造成的影響。倘若受害人沒有上述意識,則組織者侵犯了受害人的意思自由,違背了受害人捐獻器官的自主選擇意識,此種情況下組織者的行為已經超出了“組織”的範疇,已經對受害人的身體健康權造成威脅,應當依照該條第二款的規定按照故意傷害罪處理。

2、“組織他人出賣人體器官”應理解為“組織販賣”。條文中規定行為人組織的行為是“出賣”人體器官,但是本文認為該罪名應當表述為“組織販賣人體器官罪”,不宜使用“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或者“組織買賣人體器官罪。從字麵上理解,”買賣“包含收買和出賣,是一種交易性、雙向性的商業化行為,其與”販賣“一詞內涵一致。而”出賣“則僅僅是單方的賣出行為,兩者差異較大。從目前器官犯罪的情況看,一是“黑中介”組織他人出賣自身的器官;二是行為人主要從事收購“黑中介”所獲得的器官,然後再出賣給他人;三是行為人以收購人體器官為主要活動,其收購的對象包含以竊取、傷害、殺害等手段而得來的器官,意圖從事出賣活動的行為。第一種行為是典型的“組織他人出賣人體器官”的行為,後兩種則主要表現為“販賣”,而且後兩種行為往往與前者有著密切的黑色交易聯係。現實中,人體器官的黑市場往往是以一條黑色商業鏈的形式出現,有別於通常的組織犯罪。因此,對所有這些以營利為目的組織他人進行收購人體器官、出賣人體器官的行為應當納入罪的範疇。

3、“人體器官”應做廣義理解。不同國家對“人體器官”的認定不完全相同,醫學中的“器官”概念與法學也存在一定差異。從醫學角度來講,器官是指動物或植物機體上由多種生物學組織共同構成的有機結構,用來完成特定生理功能。人體器官十分複雜,種類繁多,因此脫離醫學考察賭博送體驗金意義上的器官是沒有意義的。

對非法摘取、騙取他人器官的認定

以故意傷害罪論的情況。刑法修正案(八)第三十七條第二款規定:“未經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或者摘取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的器官,或者強迫、欺騙他人捐獻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二條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一,對自主決定權的絕對保障的理解。器官捐獻重要的原則是絕對尊重捐獻者的自主決定權,這種絕對的權利包含捐獻者知情同意權、拒絕權、臨時放棄權等。“未經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此處的“本人”的決定權應當僅限定為完全行為能力人。對於限製行為能力人,在其精神狀態正常的情況下所作出的決定應當予以尊重。我們認為,為最大限度的保障器官供體的人身健康權,隻有完全行為能力人和精神正常時的限製性行為能力人才可以做出自主決定。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人、精神非正常時的限製性行為能力人本人和其監護人、法定代理人均無權作出處分自身的決定。

第二,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絕對保障。未滿十八周歲的人的身體正在處於生長發育的旺盛期,刑法禁止“摘取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的器官”的規定體現了對未成年人身體健康的有力保障。該條文排除了包括未成年人本人、監護人在內的器官捐獻決定權,即刑法對未成年人的人身保護是絕對的。

第三,對“強迫、欺騙他人捐獻器官”的理解。強製摘取人體器官一般表現為脅迫和欺騙。脅迫一般是以暴力、脅迫、威脅等使被害人處於不能反抗或者喪失反抗能力的狀態,爾後摘取其器官的行為。因此該條文中的“強迫”應做廣義理解,即使被害人無法抗拒、不敢抗拒的手段均被認定為強迫。司法實踐中,不排除醫師不履行告知義務,謊稱器官病變需要摘除(而實際上並不需要摘除)的情況發生。對於醫生不履行告知義務的情形,患者的承諾在刑法上應歸於無效,不能阻卻違法,應當承擔刑事責任。需要明確的是,由於我國尚沒有使用“腦死亡”標準,因此對處於腦死亡狀態的患者是否可以摘取其器官還存在較大爭議。

以故意殺人罪論的情況。刑法修正案(八)第三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將非法摘取器官行為危及他人生命的,按照故意殺人罪定罪處罰。人體的器官從對生命的威脅程度上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常規器官,一種是生命器官。常規器官的摘除對人體不會造成生命威脅,如一側的腎髒。而生命器官的摘除則必定危及生命,如摘取心髒、完整的肝髒、兩側全部的腎髒等。如果行為人明知自己摘取他人器官的行為必然導致被害人的死亡,並且積極主動地實施了摘取器官的行為,客觀上造成了被害人因器官的缺失而死亡,則行為人的行為符合故意殺人罪的構成要件。如果行為人摘取被害人的器官,爾後將其拋棄在隱蔽地帶使他人無法發現,或者摘取器官後未進行有效的醫療處理,則也有可能危及人的生命安全。

對非法摘取屍體器官的認定

由於活體器官供應的急缺,屍體器官便成為器官移植手術的主要來源。違背其本人生前意誌摘取器官,甚至直接盜竊屍體器官便成為其來源的主要手段之一,特別是無家屬認領的患者屍體更是任由不法人員肆意摘取其器官。非法使用屍體器官主要表現在醫療機構、醫師或其他人未經死者生前同意或者其死後家屬的同意,擅自摘取屍體器官的行為。從社會文化的角度考慮,即便是摘取屍體器官也應當是在尊重器官供體尊嚴的基礎上進行,也必須遵守器官所有者的自主決定權。

前文述及器官供體的自主決定權是絕對的,這種絕對性延伸至人死亡之後也必須得到賭博送體驗金保障。非法摘取屍體器官的行為不僅違反了社會公德、社會倫理,也危害到社會公共秩序的穩定。刑法修正案(八)第三十七條第三款規定:“違背本人生前意願摘取其屍體器官,或者本人生前未表示同意,違反國家規定,違背其近親屬意願摘取其屍體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三百零二條的規定定罪處罰。”即依照盜竊、侮辱屍體罪進行定罪處罰。該條擬定了兩種犯罪模式:

模式一:受害者本人生前曾拒絕捐獻器官。可以理解為受害者本人生前明確表示拒絕捐獻器官,而其他人在其死後將其屍體器官摘取的。刑法對自主決定權是絕對保障,隻要其生前明確拒絕捐獻器官,其死後無論是其近親屬、醫師、單位等均不能行使捐獻器官的決定權。

模式二:本人生前未明示是否願意捐獻器官,死後其家屬也未明確表示是否願意捐獻該人的屍體器官。受害者本人在生前如果未曾明確表示是否捐獻器官,則根據該法條,其自主決定權自動轉移給其近親屬。倘若近親屬也未曾表示是否捐獻器官,則任何個人和單位均不能決定將其屍體器官摘取。

其他涉及的賭博送體驗金條文:刑法修正案八規定在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三十四條之一:“組織他人出賣人體器官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在線賭博送體驗金免費谘詢,免費在線賭博送體驗金谘詢,請點擊谘詢按鈕。

編輯:萬誠律所 來源:互聯網

上一信息:暫無

下一信息:侮辱屍體罪

部分內容轉載自互聯網,因客觀原因無法采集到相關作者信息,如果無意中侵犯了作者著作權!請來信來電刪除!

工作時間:8:30-18:00

聯係人:簡賭博送體驗金

微信號:jhc989898

電話:15723291618

4006855868